我庄园主 绝不认输

涨粉速度贼慢,什么时候到三百粉了,我就把绝不认输系列的最后一篇小蘑菇视角的存稿发了,这个flag我就这么立下了,就怕没人关注很尴尬了。
---------------------------------------------------
大家好,我,叫庄园主。你们也可以叫我周扒皮……啊呸。是宇宙无敌不抠门的庄园主。

今天我是来辟谣的,据某鹿和某小丑传出的谣言,说我抠门不付工资,还压榨他们。

你们来评评理,一个月五十块钱不够吗?不够吗?

而且我这一天到晚的,找隔壁侦探搓麻将多累啊,时不时还得处理笨蛋员工干的事情。

比如鹿头试图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抱着幸运儿下地窖,结果鹿角太大卡死在中间差点没把幸运儿憋死的事情。

要不是英明神武的我,派来了专业拆迁队艾玛组合,你以为幸运儿是怎么坚强的活下来的,不过据说是裘克捣的鬼,原因是他和杰克进行有爱的亲密交流时候被鹿头打扰了。

不过谁管呢

至于那头蠢鹿,大概是还卡着吧。

还有照顾狗的人身安全基金,哦不是那个狗,我是指冒险家和红蝶这俩单身狗。

按照规定大家都要写日记嘛,一般都是意思意思得了,反正我不看,基本都是一群恩爱狗描述恩爱日常,我呸!
难得昨天闲着发慌,因为侦探跑去跟别人撩骚还不带我,没人陪我搓麻将。我只好去翻日记。自动跳过某些恩爱狗的把库特小蘑菇的日记本打开检查。

这不检查还好,一检查那都是一把辛酸泪。

写的满满当当都是控诉恩爱狗的恶行,什么今天在瑟维的门口听到一丝暧昧不清的声音,和克利切扔在门口的手电筒,什么看到伍兹和艾米丽在圣心医院门口玩亲亲,什么看到玛尔塔小姐名为教海伦娜用信号枪实则悄咪咪摸腰吃豆腐,什么在军工厂不小心撞见里奥和弗雷利名为吵架实则拐着弯的秀恩爱,不敢出去只好委屈变小躲在草丛里长蘑菇。

我都心疼可怜的库特,不过作为求生者是不会有工资的,再怎么心疼伙食也不会变好,蒜蓉炒西瓜和洋葱苹果炖虾仁其实都很好吃。当然我不是个会抢员工伙食的人,所以我不吃这些。

而加入不久的新成员红蝶则是完完全全的懵了,日记本上用着蹩脚的中文写满了裘克和杰克,里奥和弗雷利以及瓦尔莱塔和特蕾西做些令人羞红脸但是令我庄园主兴奋的事情。

一看这红蝶就是小年轻,处事经历不深,你想想,一看到这种场面第一反应就是拍照啊,以后拿照片威胁他们然后工资全扣光,啊不是,是以后不准秀恩爱。

虽然偶尔会被秀恩爱气死,但是其实也挺好的不是吗?

反正我庄园主,绝不认输!

他鹿头班恩,绝不认输!

可能是绝不认输系列
裘克视角
今天欺负班恩了吗?
欺负了
---------------------------------------------------
大家好,我叫裘克。求生者们喊我小丑。我对象喊我裘克小宝贝。哈?秀恩爱?我没有啊。

今天是个好日子,周扒皮,啊呸,庄园主说要带上我们和求生者们春游去。

然后庄园主就一脸神秘的让我们跟他走。

所有人都满怀期待,我看到艾米丽和伍兹兴奋地差点没牵手跳起华尔兹,连平时害羞腼腆的海伦娜和只在意傀儡的特蕾西都开心的跟各自的对象交换了个吻。我该提醒一下她们,玛尔塔和瓦尔莱特笑得跟老流氓似的嘛?还是不了吧,那把枪加上蛛丝看着我有点怂气。

踏出公寓的那一步,我突然觉得这天真蓝,这花真香,这鸟真可爱,这前面的几对情侣狗真……恶心。

庄园主带着我们东拐西绕,我看到瑟维臭不要脸的硬要公主抱起克利切,说是不舍得克利切累着。我呸!你也不想想克利切当初把我溜的火箭筒都快撞断了的时候。

“里奥,你有没有觉得这路在哪里看见过?”这是弗雷利的声音,多亏了他这句话,我才反应这路线极其像一个位置。

马萨卡……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我一手拿住火箭筒在胸前,一手指向远方:

“真相只有一个!”

这TM是军工厂!!!

我发誓,在那一瞬间,我看到班恩拿起钩子瞄准庄园主的后背,里奥握紧了手里的鲨鱼刀,杰克拿出手帕开始擦拭利刃,瓦尔莱特已经把蛛丝准备好了。

我拿好火箭筒都要准备开始农民大起义,结果庄园主连头都没回轻飘飘来了句:“我记得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啊。”

我再次发誓,又在一瞬间,我看到杰克顺手擦完就把利刃收起来了,里奥转身就把鲨鱼刀扔掉,瓦尔莱塔把蛛丝全喷在班恩身上并且大喊:“班恩!你不可以这么对帅的人神共愤的庄园主!”

不愧是我们中的大姐头,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三秒,作为监管者里唯一接受过上等人教育的杰克最先反应过来跟着喊:“哦!我的上帝啊!班恩,你居然想对我们无所不能的庄园主干这种坏事情!”

弗雷利用力掐了一把里奥,里奥立马明白他的小律师的意思,跟着义正言辞地说:“班恩你再这样,兄弟没得做了啊!”

可怜的小鹿班恩,被蛛丝死死捂住头部,连个眼神都传递不出来。

这件事情的结局当然就是瓦尔莱特背上坐着特蕾西,玛尔塔牵着海伦娜,伍兹拉着艾米丽,瑟维抱着克利切,里奥背着弗雷利,我跟杰克手牵手走了,回头望一眼班恩,不笑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

就我来替班恩讲出那句话吧!

他鹿头班恩!绝不认输!

我鹿头班恩 绝不认输!

多cp系列,玛尔塔和海伦娜的cp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鹿头视角
---------------------------------------------------
我叫班恩,求生者们喜欢喊我鹿头。

而今天

我不得不来揭露庄园丑恶的一面。

先来说说庄园主。

第一次见面说好带我复仇,让我进入他的庄园,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一万工资,你说说,就这条件你能不答应?然后我就很轻易的上当了。

后来呢,别说复没复仇,连工资都没有。我都开始好奇庄园主的真名是不是叫周扒皮了。

以下是庄园主丑恶的一面。

庄园主:“听说今天你把伍兹小姐吓着了,被艾米丽小姐投诉,所以扣你三千工资。”

我:“不..不是。我今天……”

庄园主:“还有今天你头卡地窖,简直是丢监管者的脸,那就再扣你五千工资。”

我:“不是,等等,我没....”

庄园主:“据幸运儿的游戏体验报告说,你今天还在调戏他,剩下俩千也扣掉。”

我:“???可是我今天根本就没有上班!!!”

庄园主:“没上班还这么理直气壮?下个月工资也没有了.”

我:.......

论能不能一钩子钩死老板.在线等.特别急.拜托了.

在我气哭的时候.又遇上了一群恩爱狗.

比如监管者中的一对杰·臭不要脸·裘·只会秀恩爱·夫·的俩头居居·夫

一大早起床走下楼想去吃早饭.就听见下面裘克用腻的要死的声音说:“亲爱的.我喂你吃啊...”

杰克:“啊,我宝贝儿真可爱。”

裘克:“别这么说,我会害羞的。”

我hejjwudjnen

上回不小心坐断你火箭筒就追了我三条街的人是谁?是谁??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吗???

我被腻的连饭也不想吃,转身打算去找我们监管者的另一个钢铁直男:里奥。

当然,如果我没有走到他房门发现弗雷利的地图和领带扔在门外以及里面传来的各种不可描述的声音,也许我会相信里奥还是钢铁直男。

嗯?你说瓦尔莱特小姐吗?她很早就去隔壁求生者的寝室找特蕾西小姐了,说是要替特蕾西小姐制作毛衣,如果我没有看见你趁给人量三围的时候悄咪咪吃豆腐,我就相信你只是去织毛衣的。

呵,你们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求生者那恩爱狗就更多了,一进大门就能听见艾米丽在大门口喊着:“哦!我的伍兹小姐!请再坚持一会,我马上就来救你!”

然后伍兹就会回一句:“不!艾米丽!你快走!不要来救我!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

“哦!我的上帝啊!您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分开我和伍兹呢?”

“没关系的艾米丽,我与你同在!”

很好,我下次绝对开局就让你们上天。

我决定避开这对令人瞎眼的情侣,往前走的时候碰上了更让我难受的情侣。

克利切和瑟维,这俩人更加没羞没燥,就在椅子后面开始来了个法式湿吻。

我发誓,要不是今天是轮休,我一定要送他俩上VIP室探讨一下人生。

“嘿!班恩先生你一个人在哪里干嘛呢?”

是玛尔塔的声音,我回头看她想打个招呼,没想到玛尔塔下一句就说:“是因为没有对象所以偷窥别人吗?”

我气的刚想反驳玛尔塔什么时候她有对象了,

于是我就看见玛尔塔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紧紧抓住海伦娜的手。

……对不起,打扰了。

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神忧伤,眼角带泪。

我鹿头班恩,绝不认输!

咳,年后寄货年后寄货年后寄货。到时候被抽到奖的小可爱千万不要着急哦。

dyj❤️:

我再送一个这个
小白同款
其他的还是看我lof主页
记住评论和推荐
评论和推荐
截止时间我还没想好
都不是啥贵的
理论上抽两个
说不准我开心就多抽了

宝贝们,记住是推荐评论才可以被抽中哦。推荐评论推荐评论推荐评论。重要事情多说几遍。以及不是小洁洁粉丝也可以参加,只要大家都喜欢红花会就好。

dyj❤️:

过年了给你们一点回馈
第一个手机壳是苹果6以上的
最后两个不是来闹的
最后两个是我可以帮你们定制手机壳
就是那两张张照片
亚克力板我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只有这些
然后年后寄
你们评论推荐然后
我挑顺眼的
我也没有标准
抽两个小姐姐
你们从里面挑两个
其他的
我看有没有顺眼的
我看心情送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就让我尬着吧
我没钱送不起好的
看得上的就要看不上的就算了吧

一俩自行车

内容三观不正!慎入慎入!
很气了🌚看过的人就不要点开看了,我不小心删除了。
@dyj❤️ 感谢儿子给我整链接和修改。
链接发评论

论一个节目组能不能不给钱

今天我竟然没有深夜更文,顺便一提那个200福利的车我一个字没动。开心
---------------------------------------------------

大家好,很开心来到《我是鬼》节目组。我叫王昊。是一只死了……很多年的鬼了。

是的,你看我的停顿就知道我根本不记得我死了多久,也不记得为什么死,没有活着时候的任何记忆。但我去投胎的时候,那个孟婆居然跟我说:“孩子,你心愿未了,这孟婆汤可就喝不得。”

当时我就出现了一个地府的黑人问号脸。

你在和我说什么?我心愿未了?难道要我自己去找?我都记不清了还要我找。哼,臭不要脸。略略略

我每到鬼节都得去问一遍,偏偏孟婆就是跟我说什么心愿未了。气的我都不想投胎,当个鬼挺好的,不开心就去吓一下撒敷敷的活人,把他们东西悄咪咪挪一下啊,把他们东西悄咪咪的藏起来啊。看他们满世界的瞎找可就是找不到的样子,老开心了。

后来啊,我遇到一个脏辫特别像河童的男孩,他告诉我他叫李京泽。我们一见如故,李京泽还非要拉我去参加什么红花会,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一个邪教,差点找黑白无常过来逮捕他们。结果加入后发现这是个打着说唱名号的相声团。

接下来给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这个团体。

这个团里,有一个长得像大白馒头说话比我还东北味的刘嘉裕,是他让我明白了在西安的潮汕鬼如何练就了一口东北话。有一个烫着泡面头偶尔搞大油背头还说这是周润发的孙红雷,呸,是丁飞。我发誓我很想把他按在水盆里好好洗头发。有一个胖胖又傻傻明明有女朋友却总说自己是条狗的啊之。还有很多撒敷敷的鬼,就不一一介绍了。

接触很久之后,我又发现李京泽每天都在作妖和尝试作妖的过程中度过,刘嘉裕就每天都在睡服和尝试睡服李京泽的过程中度过。

丁飞呢,一直在网恋。一天到晚就知道抱着电脑边打字边傻笑。跟我们介绍说那位心上人叫毕冉,贼仙的那种。没事就喜欢吹吹萧和笛。

我和啊之就一个劲的吐槽他们,啊之是看不惯这么秀恩爱,而我是羡慕。羡慕他们都找到了归属一生的人。当然也有祝福。

最后啊,李京泽从外面又找回一个傻小孩,那小孩笑起来跟高压锅漏气了一样。

特别撒敷敷,可就在我和他对视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来生前的所有记忆。很玄乎吧,我也没想到。

嗯?心愿?心愿就是我想和白曜隆那个傻小孩在一起啊。我已经完成了。

孟婆汤?我不要投胎啦,我有白曜隆有红花会。还投什么胎啊。

最后的最后节目组还是很冷漠的想说:呵,男人,就知道秀恩爱,臭不要脸。扣钱!

红花会的闲暇时光

我真的很喜欢深夜发文了。这篇跟闲时唠嗑一个系列的。
---------------------------------------------------
在没通告的日子里,红花会的作妖成员是怎么度过的?

你以为他们在专心写歌?你以为他们在讲相声?

都错了。

无聊的闲暇时光,当然是用来打游戏的。最早他们玩某农药的画面,也是很鬼畜了。

姥爷作为一个佛系男子,最喜欢完某守约了,悄咪咪的蹲在草丛里,来一个放一枪,打完就是跑。六双鞋子加闪现,有本事你就抓到我。

丁飞这种浪的一批的男子,操纵着打野的人物,一蹦一蹦就窜到姥爷的守约面前。

“姥爷来,追我追我,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把你xxx”

“???丁飞你是傻x吗?”

“略略略”

然后这就成了一个酷跑游戏。

同组队的啊之面无表情的联合了对面一起举报了这俩人,并强烈表示再也不跟这俩人组队打游戏了。

王昊作为一个宅男,沉迷lol的时候,假装看不见自己的战绩,拼命浪,疯狂浪。

据说后来丁飞实在看不下去了,拒绝跟他一起玩lol,转身去了某农药,但把白曜隆介绍给了王昊。

白曜隆技术不好,操纵着盖伦玩着神级走位,技能全打小兵,被王昊教训了一顿后,很委屈的开始了粘人精之路。

王昊在哪他就去哪,王昊操纵的人物要死了,白曜隆就自己上去送双杀。

虽然王昊疯狂掉星,但还是莫名其妙的很开心。

李京泽和刘嘉裕喜欢吃鸡,刘嘉裕追求稳重,不瞎浪,拿到好枪就溜。而李京泽想要刺激,拿着M4就上去跟人一顿冒蓝光的开始“哒哒哒”
一般还会跟随着这样的话语

“嘿!你贝爸也敢打,张能耐了啊”

“哟吼,敢阴我,小子给我等着”

要不然还会即兴来段freestyle,生怕气氛不够闹腾,那张好看的嘴就是不停下来

最后mai忍不住了,等到李京泽一张嘴就拿食物堵住,导致某天体检的时候李京泽发现自己胖了好多。

可喜可贺。

分手这件事

灵感来自于我今天的分手,虽然说我找到新的大宝贝了,但还是很难过,容我丧一会,突然不想写小甜饼了。
---------------------------------------------------
丁飞和毕冉分手了,没有任何理由,干脆利落的分手了。

说难过,丁飞有,毕冉也有,可是他们知道这段感情真的挽回不来。丁飞希望俩个人能好好在一起,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相信对方。不被信任的滋味不好受,尤其还被朋友调笑着。

毕冉的想法,丁飞不知道,丁飞的想法,毕冉也从来不知道。

他们都想尝试着理解对方,最后却以分手做结尾。

刘嘉裕还记得,那次自己问丁飞后悔吗?

丁飞说:没有什么后不后悔的,命中注定我们俩不适合吧。

而毕冉的回答也是同样的。

丁飞活的潇洒,毕冉看的洒脱。

他们最后都找到了能相守一生的人,再次重逢的时候也只会相视一笑,最后擦肩而过。

时间过得很快,刘嘉裕和李京泽也分手了,没有结果的感情还是撑不到最后。

刘嘉裕没办法像丁飞那样潇洒,一笑而过,李京泽也没办法像毕冉一样洒脱,一笑置之。

心里放不下对方,却始终不开口说出那句挽留的话语。

直到最后刘嘉裕找到了女朋友,李京泽才有勇气说出那句最动听的话语,虽然刘嘉裕没有回应,但是李京泽还是很开心,他终于放下了。

从此相逢是路人。

白曜隆和王昊白头到老了。共同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在对方的世界里始终不离去。

他们闹过别扭打过架,离家出走耍脾气。

可白曜隆能奋不顾身站出来为王昊挡枪,为王昊发声,让自己变成一个靶子。王昊能因为白曜隆跟自己的父母下跪,只求能和白曜隆在一起。

感情就是这样,摸不着猜不透。你想和对方厮守一生,却敌不过现实的残忍。你想离开对方的世界,兜兜转转了一圈发现对方才是最好的人。
END
算是一点点后续

丁飞那天突然约了毕冉出来看电影前任三,俩个自以为放下这段感情的大男人在电影院哭的撕心裂肺。

电影快结束了,丁飞的手指忍不住动了俩下,轻轻勾住毕冉的手指。毕冉转过头,眼泪糊在脸上,突然间笑起来了。

笑的真丑,丁飞想着,可是自己也憋不住笑。俩个傻子就在电影院笑着笑着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真傻啊,这是俩人一致的想法。

小红花幼儿园

日常的文前哔哔,先发出来,过几天再锁掉。然后就是我一直都想说的关于200粉福利,一直没到就没说,但我发现我好像还没红就要过气了,不断掉粉很难过。200粉福利我是想搞一篇车出来的,百万壳贝飞冉飞都行,你们评论给我要看哪对的车。
---------------------------------------------------
“丁飞小朋友,请你不要再把你的小法斗带来幼儿园了好吗?”幼儿园老师蹲下揉揉丁飞小朋友的头,一脸温柔。

“就不要!”丁飞小朋友死死把潇洒抱在怀里,潇洒被勒的快要翻白眼。

论一只宠物能不能咬死主人?

“为什么呀?”幼儿园老师继续问道。

“因为冉冉喜欢!”

丁飞小朋友口中冉冉叫毕冉,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点,用毛笔在自己鼻子下面和下巴画上胡子。其他红花会小班的小朋友都在嘲笑,只有丁飞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冉冉,你这样好好看哦!”

“那好吧,不过明天开始就不能带咯!”幼儿园老师转身又指着白曜隆:“小白小朋友,不要再把零食带来学校!你看看王昊小朋友被你喂成什么样了!”

王昊气的“啪”的一声把手里的乐x薯片扔到地上,虽然说后来又一脸心痛的捡起来吃,但是这是后话了。

“窝才布胖!”王昊小朋友前几天刚掉了颗牙,一说话就漏风。不过在白曜隆小朋友眼里就是:万万好可爱,万万怎么能这么可爱,万万真的敲可爱!

“老师!万万一点也不胖!”白曜隆小朋友特别认真的说,一点也不像高压锅了。

“瞎说,老万都快膨胀成啊之了。”李京泽坐在桌子上晃悠腿,刘嘉裕在下面扶着桌子就怕人摔下来。

“???”突然躺枪的啊之翻个大大的白眼表示无fuck可说,呵,男人。你们就针对我吧

王昊小朋友扭头不想理他,用鼻腔哼了一声,捡起地上的薯片继续“喀嚓喀嚓”

白曜隆小朋友双手托腮乖巧看人:“没事的万万,你一点也不胖,我这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都给你!”

王昊小朋友高兴的在白曜隆小朋友的脸上吧唧一口,成功让白曜隆小朋友死机了。

李京泽小朋友就爱作妖,一天不作浑身难受。昨天悄咪咪地拿妈妈的丝袜往潇洒腿上套,害得潇洒颓了一天。今天又扯扯毕冉小朋友的小揪揪,差点把人扯哭,然后就被丁飞小朋友追着跑。

刘嘉裕小朋友很无奈的一直给李京泽小朋友收拾摊子。不过每次李京泽小朋友只要用亮晶晶的眼神看他,刘嘉裕一下就满血复活了。

“好啦好啦不要闹了,小朋友们,过来准备喊我们小红花会班的口号啦!”幼儿园老师抱过潇洒,让所有人站成一排:“一!二!三!”

“黑怕不怕黑,这是红花会!”